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究 > 企业破产

企业破产
国泰世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破产清算转破产和解案
时间:2020-09-02 | 地点: | 来源:北京破产法庭

 01
裁判要旨
本案是本院自2007年《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审结的首例破产和解案件,是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灵活转换破产程序,充分发挥和解制度的破产预防功能,助力中小型民营企业化解债务危机,实现再建重生的典型案例。破产和解程序具有程序简化、成本较低、当事人自治程度较高的特点,适宜于挽救债权债务关系较为简单,不需要对企业经营结构做出重大选择的债务人企业。本案中,合议庭适时把握关键节点依法转换破产程序,同时在清算程序中前置达成和解意向,为保障后续程序顺利进行、优化和解程序运行效果奠定基础。
相关法条
1.《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二条、第七条、第九十五条、第九十六条、第九十七条、第九十八条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五百一十三条
02
基本案情
国泰世行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泰世行公司)成立于2012年5月29日,在经营过程中,该公司因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债务。2017年,债权人依据生效仲裁裁决,向法院申请对国泰世行公司进行强制执行,并在执行过程中申请对该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执行法院依申请将该案移送本院进行破产审查。2018年8月23日,本院作出(2018)京01破申35号民事裁定书,受理国泰世行公司破产清算案。
因国泰世行公司仍处于开业状态,且债权债务关系简单,仅有45万余元负债,债权人和债务人均有和解意向。为避免国泰世行公司简单进行破产清算后彻底退出市场,合议庭释明引导当事人合理选择破产程序,并组织债权人与债务人多次协商偿债方案,积极促成各方达成和解共识。12月18日,国泰世行公司以该公司拟与债权人达成破产和解,最大限度清偿债权人的债权为由,向本院申请破产和解并提交和解协议草案。合议庭对和解协议草案的合法性、可行性进行了重点审查,于12月21日作出(2018)京01破9号之一民事裁定,依法裁定国泰世行公司和解。该案转入破产和解程序。12月21日,和解协议草案经债权人会议100%表决通过。依据和解协议,债务人引入第三方资金偿还债务,普通债权清偿率达到57.89%。
03
审理结果
12月24日,本院作出(2018)京01破9号之二民事裁定书,裁定认可和解协议,终止和解程序。当天,国泰世行公司即向债权人偿还近95%的欠款。截至2019年1月底,破产和解协议已全部履行完毕,债务人主体资格得以继续存续,相关人员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移除,执行案件也顺利终结。
04
裁判理由
在本院裁定受理的裁定中,本院认为,本案中,(2016)京仲裁字第1629号裁决书能够证明债权人对国泰世行公司享有到期债权。债务人国泰世行公司为企业法人,且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经人民法院强制执行仍无法清偿债务,属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已具备《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在执行程序中,申请执行人书面同意将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本案据此可启动破产程序。现国泰世行公司在法定期限内未对申请人的破产申请提出异议,故债权人申请对国泰世行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关于受理债权人破产清算申请的规定,依法应予受理。
在本院裁定和解的裁定书中,本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九十五条规定,债务人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和解,也可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清算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向人民法院申请和解。本院受理国泰世行公司破产清算后,宣告国泰世行公司破产前,该公司向本院提出破产和解申请,并提交和解协议草案。依据和解协议草案,债权人的债权清偿率达到57.89%。该草案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并且具备一定的可行性,有利于维护债权人与债务人的合法权益。本院认为,国泰世行公司的和解申请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准许。
在本院裁定终结的裁定中,本院认为,债权人会议通过和解协议的决议,应由出席会议的有表决权的债权人过半数同意,并且其所代表的债权额占无财产担保债权总额的三分之二以上。国泰世行公司的债权人在第二次债权人会议上对该公司的和解协议进行了表决,通过了和解协议。该和解协议内容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该决议合法有效,本院予以认可。
05
裁判解析
(一)破产清算程序与破产和解之间的互相转化。破产和解是在债务人出现破产原因之后启动,属于破产预防制度。与破产清算相比,破产和解可以有效缓解债务人清偿债务的压力,使债务人有再生的可能,而且债务人可以避免其经营主体资格被取消,为继续经营保留有效资源。根据《破产法》第95条规定:“债务人可以依照本法规定,直接向人民法院申请和解;也可以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宣告债务人破产前,向人民法院申请和解。债务人申请和解,应当提出和解协议草案。”根据破产法的规定,和解申请程序有以下特征:一是只有债务人享有和解申请权;二是债务人可以直接向法院申请破产和解,也可以在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作出破产宣告前申请破产和解;三是债务人向法院提出和解申请时,必须同时提出和解协议草案。本案中,国泰世行公司在该公司的破产清算程序启动后提出破产和解申请,即属于两种程序之间的转换,符合法律规定。
(二)和解申请的审查。在破产清算程序启动后,债务人提出破产和解申请的,由于先前已经对破产原因进行了审查并予以认定,因此只需要审查债务人和解协议草案的合法性和可行性。有观点认为,在债务人提出和解申请时,只需要对和解协议草案进行形式审查,留待由债权人会议进行表决。笔者认为,法院对债务人提交的和解协议草案的合法性和可行性应当进行审查。因为和解裁定一旦作出,将产生一系列法律效力,影响不同类型债权人的权利,如果不在和解受理阶段加以把关,只要债务人提出和解申请就均予以受理,可能会导致浪费司法资源,以及延误清算,导致债务人财产贬损,损害债权人利益。因此,法院应当初步审查和解协议草案是否损害债权人的利益,是否具备履行的条件,在综合考量并认为申请主体合法、意思表示真实,具备合法性与可行性的情况下,才能裁定受理债务人的和解申请。
(三)破产和解制度与破产法第105条规定的和解程序的区别。破产法第105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与全体债权人就债权债务的处理自行达成协议的,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裁定认可,并终结破产程序。”(1)根据上述条款可以看出,破产法第105条所规定的是普通的民事和解。此类和解程序不仅需要全体债权人同意,而且贯穿整个破产程序,在破产宣告之后也可以进行普通的民事和解。而破产和解是强制和解,对不同意和解协议的债权人也产生约束力,必须在破产宣告前提出。(2)表决通过的和解协议被法院裁定认可后,是终止和解程序,当债务人不能执行或者不执行和解协议时,经和解债权人申请,法院将裁定宣告债务人破产,和解协议不具有强制执行法律效力。第105条的全面和解在被法院认可后,结果是法院裁定终结破产程序。如果债务人不履行协议,债权人可以申请对债务人破产清算,启动一个新的破产案件。(3)依照破产和解程序,和解债权人未按破产法规定申报债权的,在和解协议执行期间不得行使权利。在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可以按照和解协议规定的清偿条件行使权利。但是如果依照破产法第105条规定的全面和解,只是在破产程序中的普通民事和解,在和解协议执行完毕后,相当于是全体债权人的债权得到清偿,因此未能加入该和解协议的债权人,只能与债务人重新达成和解协议并重新约定清偿条件。
合议庭成员|郑伟华、刘彧、苏汀珺
供稿|苏汀珺
制作|谷爽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